Hi 亲~ |美吖格|
欢迎你游览小苑

我见到了大官了

我见到了大官了

           小时候,在我心中,生产队长是一个最大的官了。他不但可以随便给人评工分,还可以随便把队里漂亮的女人叫到生产队的保管室里去单独批评、打跳、玩耍,甚至还可以把队里的粮食分给大家。
          再大些的时候,我上学了。虽然学校与乡政府很近,每次上学都从乡政府大门经过,但每次看到乡政府里的那些穿着中山装、上衣口袋里插着发着亮光的钢笔的干部们,大都差不多。只依稀记得大人说过,乡长是大官,但总觉得很遥远。以至于到了现在,在记忆里也很难搜寻到那时乡长的模糊的影像了。后来到了城里读书,渐渐明白了,在生产队长上面还有更大的官。毕业后,我被分到一个偏僻的乡里工作,对乡长才有了一个比较的不是很模糊的概念。记得那时的那个乡长,个子比较高,胖,经常是背着双手在大街上走动。常有人向他打招呼,从他的嘴里也常发出“嗯”的声音。偶尔也点头,微笑,但那只是对那些在我心中觉得比较能干的人。对那些穿得破旧的人,他还是很严肃的。后来他调到县里又当了什么官,便有人在背地里讲他的坏话:说他把救灾款叫人冒领了,说他把国家的木料私卖了,说他把大家集资修路的钱私吞了,说他把贫困户的补助拿了,说他用国家的钱养女人了,说他打牌打得好大好大......无非是些无中生有的事。我将信将疑,也就没有认真去听。我想,如果真有那些事,那些公安、武警、检察院、法院还不去抓他吗?他还会调到县里去当官吗?他还敢花那么多钱到处去买房子?他还敢到处养女人?仔细想想,人家有钱,那是人家工资高,工作时间长,节俭。你想,人家工作都快二十年了。以前他一个月收入多少不知道,现在一个月二千元,一年就有二万四千元,十年就有二十四万元,二十年就有四十八万元。他的那几处房子,加起来已就二、三百万元。至于一家人的生活、孩子读书、出国旅游、喝好酒、抽好烟、洗桑那、穿名牌、买高档车,那都是人家节衣宿食、省吃俭用、忍饥挨饿从牙缝里抠出来的,有什么好妒嫉的呢!这些人也真是的,尽在背地里说坏话,太不应该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到城里办事。好心的朋友在大街上指着一个人说那是个大官。我一看,他比那个胖的乡长还胖,穿着笔挺的西装,打着一条黑里透着金光的领带,肚子腆得高高的,皮带都快要系不上了,皮鞋很亮,直晃人的眼,沉稳地走在十几个人的前面。我的心“砰、砰”地跳得厉害,并且想努力记住他的样子——以便回去后好向那些山沟里的人炫耀一番——起码我见着大官了。但我的炫耀,山里人却总是觉得模糊,有位到过城的人甚至说那只是给领导开车的。不管我怎么解释,他们都不信。把我气得几天都不愉快。我想,我的朋友就在城里工作,他是不可能骗我的,况且他看上去不像说谎的人。但后来,在电视里坐得非常端正的、讲话非常大声的那位领导,和我记忆里的那位又有些不一样,莫非是我的朋友也认错了——也许换了人吧。管它的,反正离我们老百姓很远。
        再后来,我也到了城里工作,见到的官也慢慢的多起来了,也就没有那么激动了。至到有一年的春天,着实又让我激动了一回。我到街上去,看到好多警察、警车在街上,拿着警棍,有几十个还举着盾牌。后来一问,才知道有个大官要来检查工作。我本来就希望有机会近距离的看看大官的样子,但无奈那天人太多,又有警察拦着,我个子又矮,站在人群后面,只依稀地模糊地看到一个影子,感觉是很高大的。因为没有看清,心里难过了好久。不过,我心里还是很敬佩的,听说那个大官对我们这个贫困地区的评价很高。这使领导们非常高兴,年底每人都发了奖:领导们每人十万元,科局级领导每人三万元,公务员每人八千元,事业人员每人三千元,教书的每人三十元,下岗职工每人二十元,吃低保的每人十元,农民大爷们放假一整天。

 作者:玉 马 儿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吖格| » 我见到了大官了
牛仔裙
假发
制服正装

火热军旅寒风来袭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