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亲~ |美吖格|
欢迎你游览小苑

回忆丫丫和我的童年

回忆丫丫和我的童年

 

       童年的回忆丫丫是婊姐夫的侄女,年岁比我稍大一些。那个时候我8岁,现在就无法再记起丫丫的样子和她真正名字来。多年以后也不知道她究竟怎样?能够回忆的是她总象大姐姐一样照顾我这个叔叔……一个儿时曾经的玩伴,给我的回忆却是非常美好的,她的名字就叫丫丫,大家都这么叫她,我也这么叫她……
       8岁那年,婊姐嫁到山的那一面去了。假期里婊姐回来就带我去她家里玩,这样的事情可把我高兴死了。爸爸还特地走了四个多小时到县城给我买了一双新凉鞋,大小蛮合适的就是颜色是绿色的那种—–也许是没有男孩子的尺码或是其他原因吧。
       和婊姐早上就出发,这可是做了充分准备的哦,到山那边太阳都快落山了。走了那么多路我居然没有觉得疲惫,因为心情特别的好嘛。记得到镇子的老街后还得爬半个小时的山,一路我都跑在最前面。多年以后世事变迁,婊姐已经改嫁到遥远的北国。参加工作后我也有机会到那个边远的地方去指导工作,却再也没有找到曾经的记忆里的那条山道……
        记忆里的那山道还挺悬的,因为高就居然可以俯视山下的一切。记得需要翻一座叫老鹰岩的巨石,婊姐大概是怕我跑岔,翻过山坳就大声喊:丫……丫……这时沟对面就蹦蹦跳跳的出来一个小辫子甜甜的回应,一会就沿了山路跑到我的跟前。最记得她直直的指着我脚上穿的那女孩的凉鞋“咯……咯…… ”的直笑,然后陪我坐在巨石上面等我的婊姐。得知我是她的叔叔她特别的高兴,拉了我的手一路小跑嬉戏追逐、摘山茶花……
        那晚我睡得特别的香,婊姐却又去山上做事情很晚才回来……
        后来的日子我都与丫丫一起去帮大人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背了背篓去找菌子、拾材禾……
       生产队的牛圈都需要囤肥,就是把山草用来垫牛圈,要求用有露水的山草容易腐烂,这样到时候可以用来覆盖冬天的麦田。说是山草其实也包括树叶和小的树垭,这样丫丫也会把大的棒棒裹在中间,指挥我与她协作捆绑好后让婊姐夫弄去称重量,那时候她就总跟在后面去看,称重量的文书其实也可能知道这些作弊的状况,只是装了不知道—–毕竟小孩子做这样的事情本身就很不容易了……
       反正,在我的心里面她总是特别的能干……
       在村子里大家都知道婊姐带来了一个亲戚,并且那些成年的人也多叫我小婊叔,这使我在村子里度过了非常美好的时光。更多的人在我眼里长得都一样,所以简直没有办法区别他们的模样,只有丫丫与我商量后做我们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也会到那块石头上看大人们在田间劳作,或者等大人们回家……
       我们其实都没有什么游戏也没有做过什么游戏,好象也没有其他更多的玩伴。那个朝代似乎还不知道电视为何物,更不可能认得电话这类东西以后都会存在。所以主要的就是把家里面的事情做完,然后才有时间去玩。这些大抵也不是大人们的安排,而是那个时代农村孩子自己的处境和生存中的最快乐与最幸福和最意愿……
      时光流逝总那样快也总那样慢,你能够看到的就是绿色的邮件自行车为路间最先进的车辆了,并且,一去再来就是好多天……
      大山总都很远很远,太阳出来会晒出山的明界限,太阳落山也是这样,山下的夜晚总是会比山上还提前 ……今天,再次感怀我的和丫丫的童年。现实中那个真正的丫丫这会应该45岁左右了,她肯定早也不叫丫丫、她也许早走出了大山、也许她和我一样还在为生活而挣扎……可是我愿意祝福她……
      初中时一次作文竞赛让我苦苦的追寻这段儿时的烂漫……最终仍然没有完成记忆片段的串联—大抵的原因是作文是需要特定的渲染,而年幼的我无法短时间表达出心中那段烂漫如何流淌笔端……
      高中的儿子说希望我写一写自己的童年,把我的童年讲给我们的女孩帮网站,让他这个年龄也可以去解读、可以去了解、可以去感觉那些逝去的年代,毕竟,生活在改变也需要改变,可是你的生命中总有那些存在过、流淌过、感怀过的东西会丝丝牵起你的情感。其实,90年代初期福建台搞了歌唱赛和明星脸,多年以后那曲"背背篓的小姑娘……"就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间,在心灵的深处,可以带我回到儿时的回忆里面,那里面有一种心灵深最处遥远的呼唤……

赞(0) 打赏
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吖格| » 回忆丫丫和我的童年
牛仔裙
假发
制服正装

火热军旅寒风来袭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